赤鬼red-devil

喜欢画画,喜欢写小说(?)的手残。

父(all岳,伪父子梗,吸血鬼设定)2

之前还冥思苦想弟弟该以一个怎样的角色出场呢,现在想想还是随缘(?)吧,对啊,有时候灵感就是这么一个东西(吸一口烟)
上文链接→http://unknom.lofter.com/post/1d404652_eeb40fbf
↓↓以下正文↓↓
05
岳明辉是一个非常忠诚的行动派,想到什么就做什么,毫不顾忌后果。这可以是优点,也可以是缺点的特质是木子洋和卜凡所痛恨的。
所以,虽然两人明面上在吵架,却也都暗中观察岳明辉的一举一动。当岳明辉有了那个意图之后,他们便开始紧张了。
当岳明辉正在看着大衣柜选衣服的时候,回头就发现这两个人阴森森的一个靠着门,一个靠着窗的看着他,也不说话,岳明辉困惑。
当岳明辉在书房里看着地图研究路线的时候,一抬起头,这两个人就同时靠着门一动也不动的看着他,活像两尊门神,岳明辉更困惑了。
"你们……最近都没什么事好忙的嘛?"就在岳明辉第三次被堵在卧室里时,他终于委婉的问出了他心中的疑惑。这俩人整天闲的没事干,就只能看他?
"……"两人不知道怎么回答,都沉默了。
"嗯?沉默是什么意思?你们要有什么问题就直接问我吧。"岳明辉上前几步,却看到那两人都躲开了他的触碰。
"你……嫌我们烦了嘛?"卜凡低着头,像一只受了委屈的大型犬。不对!他可是吸血鬼啊!什么大型犬,那不就成了狼人那帮崽子了嘛!岳明辉心里激荡,面上却不显山露水。
"我说你这个老岳!可不兴又失踪啊。"木子洋往前走了一步,伸手搭在了岳明辉肩膀上,严肃认真的说。
这个倒是岳明辉没想到的。
岳明辉活了这么久,见过很多悲欢离合,有别人的,也有自己的。但他一直是麻木的,因为他是吸血鬼,是不老不死的,也是无情无欲的,所以他才会不懂得木子洋和卜凡心中所想。在他看来,既然都是吸血鬼,那么以后只要有意,那肯定能见得上面,只是时间就可能没那么短了。
但是为了安抚这两个明显紧张过头的人,他还是笑了笑"没有嫌你们烦;不会失踪的。"
"……"木子洋和卜凡显然不信,毕竟被骗那么多次了,也该知道岳明辉的脾性了。
"留纸条之后离开也不可以。"木子洋盯着岳明辉的双眼道。
"离开后找人和我说你去了哪里也不行。"卜凡也伸出另一只手搭上了岳明辉削瘦的肩。
"嗯……"岳明辉能怎么办呢,他无奈笑笑,想到的方法都被说出来了,那也只能答应了"可以,我以后绝对不这样,只是……"
另外两人疑惑"只是什么?"
"你们别打架了,哥哥我虽然富可敌国,但也经不住你们这样糟蹋呀。"岳明辉尴尬一笑,"而且,我在附近银行存的钱差不多完了。"
所以,他们这是……破产了?
06
其实情况也没那么严峻,他们三个人当中破产(暂时)的只有岳明辉而已。
木子洋早在岳明辉不在那八十多年就发展起了自己的珠宝事业。而卜凡就更不用说了,他作为一个吸血鬼猎人,还走到了管理者的地位,能没钱嘛?
但是!作为一个勤俭节约的人!岳明辉还是觉得就这么坐吃山空非常不对!于是他决定——去附近的拍卖会看看最近都是什么东西比较值钱。他们好按照这个趋势去发展!
……这个逻辑好像也不是没道理啊。
于是,他们就这么大摇大摆的去了最近一次盛大的拍卖会。
07
灵超是敌对国家的小王子。几年前国家灭亡之后宫里的老仆听从王后的吩咐把他从密道中送出,而自己却挡住了追兵。这一路上灵超吃尽苦头,幸而有岳明辉相助,他才算是活了下来。
只是前几天他不小心露了相,便被一帮人掳了去,说是要送他去拍卖会挣笔大钱。于是,变成了这样的场面。
"老岳,咱们去拍卖会是去干嘛的?"木子洋问。
"看看最近的市场行情的啊。"岳明辉继续翻着书。
"那这一个是个什么玩意儿?"卜凡指了指窝在岳明辉怀里一夜不愿动弹的灵超。
"唔……是我的儿子。"
"放屁!"木子洋大怒,"这能是你儿子我就把自己头揪下来!"
"岳岳妈妈……"灵超扯了扯岳明辉衣领,好像他被这两人吓到了一样。
"是爸爸。"岳明辉无奈纠正,"你怎么会在那种地方呢宝贝儿?"
灵超听后就慢慢解释了起来。而站在岳明辉两边的人都因为那一句"岳岳妈妈"而震惊的说不出话来,他俩僵硬的同时转头,从对方眼中都看到了那一点猜想。
岳明辉居然隐瞒他们这么多年……原来,岳明辉,是女的嘛?!
"想什么呢你们俩?我是不是男的你们不清楚嘛?"岳明辉看着这痴呆的表情就知道他们想歪了,"只是当时这小孩被吓坏了,就只知道喊母亲,那我没办法啊,想着女性的样貌应该能让他放松我才好带他回去治疗啊。"
"岳岳妈妈最温柔了。"灵超蹭了蹭岳明辉的下巴,双手抓的更紧。
想着这小孩霸占了岳明辉一夜不说,还见过岳明辉女性的形态,木子洋和卜凡心里就满满的不爽和嫉妒。但好在的是——这小孩还是人类。岳明辉并没有给予这个小孩初拥。也就是说,将来能霸占岳明辉的,没有他。
但这个认知,在第二天晚上就被打破了。
岳明辉,给了灵超一个血腥的初拥。
谁也不知道为什么向来沉稳,礼貌得过了头的岳明辉会在那一天,那么疯狂的去撕咬那精致的小娃娃。只知道在岳明辉几乎要吸干了灵超的血液的时候,他突然愣了一下,然后非常慌张的划开自己的手腕,急切的把不断流出的血液灌进灵超的嘴中。而那小孩面上依旧带着可爱的笑容,眼睛里亮晶晶的,好像那破损了一半的脖子不是他的,脸上,胸膛上的红色只是打翻的番茄酱而已。
而最后的最后,灵超,确实变成了一个吸血鬼。
08
"岳岳妈妈,今晚你和我睡好不好?"灵超带着渴望的大眼睛一眨一眨,手还不自觉的摸了摸已然恢复好的脖子。
"宝贝儿,你长大了,应该……"看着那瞬间蓄满眼泪的大眼睛,岳明辉说不下去了,"好的,今晚我陪你一起睡。"
上次你不是挑衅我们来着?现在这么可怜?木子洋冷哼,卜凡气愤。
"岳岳妈妈,你喂我好不好,我的牙齿现在还不能伸缩自如。"灵超坐在岳明辉旁边,仰起头张开了小嘴让岳明辉看。
岳明辉失笑,他温柔的拉开睡衣领口,伸出利刃,划开了自己的脖子"来吧宝贝儿,这是你的。"
刚变成吸血鬼的灵超对血液的渴望十分强烈,但就算是这样,他都忍了那一会儿,带着笑意的大眼睛充斥着令人不安的红色,他又腼腆的笑了笑"岳岳妈妈,我咬你的时候会很轻的,因为我觉得被咬的一定很痛苦。"
闻言,岳明辉身体顿了一下,他勉强笑了"不用压抑自己,快,去得到你应得的。"说着,把睡衣扯得更开,伤口划得更大。
"岳岳妈妈……"灵超更加兴奋,毫不顾忌的扑倒了岳明辉,便开始残忍的进食。
灵超不仅用长长的犬齿撕开了岳明辉的伤口,更是伸出了舌头,舔进了岳明辉的血肉里。
岳明辉觉得这样的进食方式有些奇怪。
在灵超进食过程中他发现,这个小孩特别乐意让他痛,但他可以理解,这是对"食物"的兴奋,只是为什么每次小孩都会去舔他的血肉深处的部位?岳明辉记得有一次他伤口不小心划太深了,再加上灵超的撕咬,小孩居然舔到了他的声带。他喘着气,感受着小孩细细舔弄着他平时发声的地方,恍然觉得这样的进食让他有一种好像灵超的手已经摸进了他的身体内部的错觉,十分怪异。
"超儿,有点儿,太,太深了。"岳明辉拍了拍灵超的头,希望他能退出来一点。
而灵超只是静静感受着舌尖那人声带的轻颤,也不回答,但他却在退出前狠狠舔了一下。
"哈啊……"岳明辉被这一手搞得措不及放的发出了一丝呻吟。
听到这里,灵超嘴边的笑容更加灿烂了。
而木子洋和卜凡怎么办呢?凉拌呗。反正现在岳明辉的注意力全放在了灵超身上,他们还能有什么办法呢。

啊啊啊!怎么办,感觉这种白切黑的小弟越写越带感啊!!!!

父(all岳,伪父子梗,吸血鬼设定)

在逛老福特的时候看到一张大大画的岳岳吸血鬼设定的图,有人评论了"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想到‘我是你爸爸~’这句话(笑"←嘛,大意是这样,于是突然灵感乍现。
文笔极差,激情写文,大概有后续,但不是中长篇。
↓↓以下正文↓↓
00
这是一座非常宏伟的欧式古堡,但因荒废多年,显出一些阴森的感觉。
在以前,住在周围的的村民们也曾有胆子大的进去探索过,但都无功而返,次数多了之后也没人在意这个看似豪华的地方了。只是最近,住在离古堡最近的库珀家发现,这个古堡,好像有人入住了。
01
"诶!老岳!你看这个大房子!"一个脸色苍白且身材高大的东方青年在刚进入一个卧室后就迫不及待的扑向了正中央那张宽大的床上。
"那是,你哥哥我是谁啊,"另一个浅金色头发的东方青年迈着优雅的步伐走向那张床,他用骨节分明的手摸了摸暗红色的床单,眼神闪烁"这种地方哥哥我还有好几个呢。"
听到这里,趴在床上不顾形象的青年突然伸手撑起自己,细长的双眼盯着坐在床边的人,脸上居然透出一种令人害怕的威严。"我说老岳,我跟了你这么多年……"他坐起来移动到了那人的身旁"你怎么都没带我住过这种级别的地方……你不厚道啊!"说着,他一把搂过旁边的青年。
"哎呦,你哥哥我不是,不是和你一起的时候没遇到我的地方嘛,"浅金色头发的青年好脾气一笑,温和的承诺"你要是喜欢,那咱们下次换地方就住这种的,好不好?"他安慰似的轻轻拍了拍青年的手。
看着那人依旧温和的笑,青年眼神一暗。
"……我饿了。"他冒出利齿的嘴中吐出了这么一句话。
"嗯?虽然有点突然,不过……"浅金色头发的青年依旧优雅而沉稳,但他手上的动作却让青年眼中的红色越发浓厚。
月光下,那人不紧不慢的拉开自己的领巾,解开扣子,锁骨随着衣服的敞开而露出。然而最令人着迷的,是那一双微笑着含着水光的暗红色眼睛" My son, are you hungry?"
青年还没说完,那人就已经带着野兽的凶狠扑了上去,冰冷的犬齿深深刺入白皙的脖子,狠狠吮吸着属于另一个人的血液。
浅金色头发的青年好像并不恼怒,他摸了摸咬着自己脖子的人的头,温柔的说" Take it easy, son,it's for you , all for you."
听到这里,那咬人的青年下嘴更狠了。
02
卜凡知道他所管理的地区出现了两个吸血鬼,也知道那两个吸血鬼的名字和住处,只是他迟迟没有动手。至于原因,公会里的其他人也不知道。
"大人……您,真的不去嘛?"他的女仆悄悄看了一眼脸色冷漠的卜凡,好像是不解。
高大而魁梧的人并没有回答,只是紧紧握住自己手中已然变钝的匕首,好像进入了沉思。
时间就这么慢慢流逝着,女仆也只好陪着他的主人一起看着窗外的落日,等到太阳的最后一丝余晖都消失了之后,高大的人终于动了动。
"今晚,给我备一些银子弹。"

午夜
安安静静睡着的岳明辉被一些不可忽视的声音吵醒了,他皱了皱眉,从床上坐起,丝绸的薄被从胸口滑落,堪堪盖住重点部位,露出被啃咬过头的上身。他尖尖的耳朵轻轻一动,就反应过来那是什么声音了。
"唉……"他无奈的叹了口气。赤裸着身体下了床,随手从巨大的衣柜中拿出了一件也是暗红色的睡衣穿上,便准备赤着脚下楼。
"轰——"
那是他的古堡被东西狠狠砸中的声音。
"我说你这个老岳,怎么现在才醒啊?"浓浓烟尘中的木子洋虽说着抱怨的话,语调却很轻松"你不怕我今晚就命丧于一个‘不知道从哪来’的吸血鬼猎人的银子弹之下嘛?"
"哼!"也藏在烟尘中的卜凡冷哼一声,又举起了手中的枪,瞄准的正是木子洋所处的楼梯处。
岳明辉没说话,只是温柔而冷静的看着这发生的一切。
"嘭——"又是一声巨响,随后是一声微弱的痛呼。
"呵,看来,你是和我动真格了?"木子洋咬牙问,但他也似乎知道另一个人不会回答,于是接了一句"那你就别怪我也来真的了。"说完,他口中的利齿暴长,原来如瓷器一般的手也青筋冒起,长出长长的指甲。背后突然生出一双蝙蝠的肉翼,拍打几下,便闪电一般冲向卜凡。
卜凡虽然反应迅速,但始终不敌木子洋的速度。
木子洋瞬间便冲到了卜凡身边,看着卜凡躲闪不及的动作,他唇边的笑意扩大,一双利刃一样的双手死死抓住卜凡的脖子。而卜凡也因为木子洋的冲击逼得退后数步,最终深深陷入古堡的墙壁中。
周身都是伤痕的卜凡不死心的举起手中的枪,抵在了木子洋的心脏处。感受到卜凡意图的木子洋笑容更加扩大了"可以嘛,猎人,这么多年过去了,始终还是有长进的嘛。"虽然是夸奖,但从木子洋嘴中说出,还是带着嘲讽,"但是,你要知道,"木子洋松开一只手去夺走卜凡手上的枪,调转个头,便对着卜凡了"有时候,哥哥,永远都是哥哥。"
"嘭!"刚说完,卜凡的腹部就被炸开了。
"啊——"卜凡从喉咙中发出嘶吼,极度的疼痛让他的眼睛充满了血液的暗红色,手指甲也在不正常的长长,而木子洋松手后他倒下的动作让他背部的凸起更加明显。
"呵,"木子洋冷笑,他往前一步,踩在了卜凡的脸上"冷静下来了嘛?我亲爱的弟弟。"
"嗬,"腹部整个洞穿的卜凡说话有点困难,他只是艰难的动了动头,看向高处的岳明辉"哥……哥,你,为什,么,啊!"下面的话被木子洋一脚打断。
"唉,"岳明辉摇头叹气,转身慢慢走回卧室"把他带上来吧洋洋。"
木子洋闻言,冷漠的看了看趴在不远处的卜凡。
终于还是抓住了卜凡的一只脚,轻轻下蹲,拍打几下翅膀,飞向了卧室。
03
最近公会里都说,北部班晨郡地区的管理者——卜凡被两只吸血鬼杀了,于是一时之间,人心动荡。
有的人说要为卜凡报仇,赢回他们吸血鬼猎人公会的尊严;有的人说,不能去招惹那两只吸血鬼,因为如果连卜凡这样的猎人都输了,那必定不是他们可以对抗的存在。
就在这样的混乱中,他们口中的已死之人却在和木子洋抢"晚餐"。
"你知道有一句老话叫‘先来后到’嘛?"占据着岳明辉大床一边的木子洋冷着眼看着厚着脸皮占了岳明辉大床另一半的卜凡。
"那哥哥你又知道什么叫‘后来居上’嘛?"卜凡高大的个子这时候并没有用武之地。
"哎呦,后来居上不是这么用哒。"有文化有背景的岳明辉不能忍受卜凡胡乱使用成语,"洋洋,你今天还是让让凡子吧,他身体还没恢复好呢。"
木子洋看了一眼岳明辉,无奈垂眼,随后他又恶狠狠地瞪了一眼卜凡。终于还是潇洒的从床上站起,慢慢走开了"要是我回来不能吃饱,他就等死吧。"
留下这么一句话,木子洋就飞走了。
卜凡看到岳明辉还看着木子洋离开的地方,心里不满。他霸道的捏着岳明辉的下巴,强迫他看向自己"老岳,你还记不记得现在‘用餐’的人是谁?"
岳明辉无奈,这些小崽子真是一个比一个难伺候,他回答"凡子,是你,现在‘用餐’的不正是你嘛?"
"那就好好看着我!"卜凡手上的力气更大,他咬着牙"别看其他地方!"说完,直接双手扯开岳明辉的睡衣,渴望又急切的咬住了在他眼中清晰无比的大动脉。
当熟悉的味道又充满卜凡口腔中时,卜凡才发现自己对这一时刻还是像以前那样充满期待。
他喜欢这个人的触感——像是奶油一样,软软的,滑滑的;他喜欢这个人的味道——清凉的,温柔的;他还喜欢这个人的声音——低沉的,黏糊的,还有现在这样,沙哑的,压抑的……一切的一切他都记得清清楚楚,好像那分别的几十年只是一场梦,而醒来之后,他依然乖巧的躺在他身边一样。
"嗯……凡子,有点多了,"岳明辉感受着血液从自己体内迅速流失的感觉,他有些无奈,却又宠溺"凡子,我知道你饿,之后肯定有机会的对不对,你先停停,我之后……啊……"感受着更加用力的吮吸,岳明辉有点自暴自弃的放下了稍微抵抗的手"你不怕再被洋洋打嘛?"
卜凡听了之后突然顿了一下,吮吸的速度慢了下来。他含糊的声音从岳明辉脖子处传来"我本来也不怕他,不就比我大那么几十年嘛,"说着,卜凡已然松开了嘴,收回了犬齿,"等着吧,我一定会变得比他厉害的。"
岳明辉听了笑笑,摸了摸卜凡那毛茸茸的头。"我知道,凡子会变得很厉害的。"
"别像哄小孩一样哄我!"卜凡红着脸厉声道。但他还是把身体更凑近了一些,好让岳明辉揉他更容易。
04
自从卜凡在古堡住下之后,古堡就变得诡异的安静。
——"老岳,我之前在东方学习了很多菜的做法,我做给你吃啊?"
——"哼,都是成了吸血鬼的人了,还吃什么菜。"
两人眼神一对,打了起来。
——"老岳,今天我先对不对?我的腹部还隐隐作痛呢。"

——"你的伤早八百年就好了,现在肚子痛是因为大姨妈嘛?"
两人眼神再一对,又打了起来。
对于这种情况,岳明辉十分心痛——他的古堡。毕竟是古建筑了,而且还大,修缮起来真的很费钱啊。于是他决定,跑路
对,就是跑路。

下一次更新大概弟弟就会出来了,毕竟也没开车,应该可以带弟弟玩的(?)

【卜岳】B站视频

我真的爱了这个剪辑和这个BGM!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22649149?share_medium=android&share_source=copy_link&bbid=C0EE4B27-4296-4152-AA9E-A92D8C56145F15547infoc&ts=15269737467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