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鬼red-devil

嗑cp专用,主以岳为中心的cp。

【卜岳】小仙女都是可以吐花哒!(暗恋梗,单箭头)

0
卜凡发现,最近几天他们的队长沉默得诡异——并没有队长啰嗦的意思——就连队长最喜欢的篮球也撬不开队长的尊口了。
怎么了这是?卜凡心想,这难不成是被人毒哑了?
就在卜凡准备伴着手机里播放的柯南的BGM分析一波的时候,正主路过了。
"那个,"僵硬的卜凡在面上不显山露水的同时开始疯狂运转自己的小脑袋"哥哥。"
"嗯?"队长歪了歪头表示回应。
"你……听说过柯南嘛?"
卜凡想拍死自己。
01
岳明辉喜欢卜凡,这件事岳明辉很清楚。
但岳明辉不清楚的是最近出现在身体上的问题——他在吐花。
这是什么奇葩设定?小仙女(♂)也不会这样的吧!
怀着这样的想法,岳明辉本着科学,严谨的态度去谷歌了一下这是个什么情况。
「一个暗恋了别人的人,因郁结成疾,说话时口中会吐出花瓣,若所暗恋之人未晓其意,则会在短时间内死去,化解之法为与所暗恋之人接吻,一起吐出花朵后痊愈。「呕吐中枢花被性疾患」,通称「花吐き病」」
这是什么少女童话故事啊?还「化解之法为与所暗恋之人接吻」,以为自己是睡美人嘛?一点都不科学!还「若所暗恋之人未晓其意,则会在短时间内死去」请你们看看躺在地上已经不省人事的常识啊!他在哭泣啊!
岳明辉在心中疯狂吐槽。
"呦,老岳!干嘛呢?"曼谷大洋哥嘴里还含着小弟的糖,神情轻松的拍了一下岳明辉的肩膀。
"咳,咳咳!"
几朵带着血丝的粉嫩桃花就这么凭空从岳明辉嘴里出现,并掉落在岳明辉胸前的衣服和电脑桌上。
木子洋顿了顿,赶紧上前,慌张的拉住岳明辉"老岳你怎么了?"语气是平时难见的严肃。
"就,咳咳,"岳明辉又忍不住咳了一下,这让木子洋更慌了,手都不自觉的握紧"就你看到这样啊,我,在吐花。"
在岳明辉说完之后,两个人就这么静静地对视着,好像是在打赌看谁先认输似的。
而电脑桌上的桃花却仿佛因为无聊而不满了一样,随着夏天燥热的风,轻轻的飘落到了地上。
02
岳明辉喜欢卜凡,现在木子洋也清楚了。而且木子洋还清楚,岳明辉,可能要死了。
03
卜凡因为这几天他哥一直和他学长待着而感到不太高兴。哼!看来是又忘了我这个弟弟了!这个不称职的哥哥,之前上节目还说我的可乐鸡翅煮糊了,不就这么一次嘛,要不再让我来一次啊,我绝对……我绝对能煮好,真的,要是他哥肯和他说的话。
"凡哥,要练舞了,你怎么还不动?"小机灵带着少年人特有的活力向卜凡蹦蹦跳跳的走开,让人一看就觉得舒爽。
"嗯……没事儿,我刚才想rap的词呢,"卜凡很惊讶现在自己居然已经可以这么流畅的说谎了"哦,对了……老岳呢?"
"我岳叔?"灵超不知想到了什么,精灵一般的脸浮现出了一个"哦~我懂了"的欠揍表情"咋了?才几分钟不见就这么想我岳叔了啊?"
"嘿,你这小孩"卜凡一下抱住了灵超的小脑袋,佯装生气的"呵斥"起来"你没听见粉丝们说让你远离她们的生活嘛!你怎么还越来越靠近了呢?你这个小弟大方向不对啊。"
"哎呦,我错了凡哥"小孩儿赶紧求饶道"开个玩笑嘛,你都不知道粉丝是怎么形容你和岳叔我才这么看你们的!"
粉丝形容他和老岳?卜凡倒是挺感兴趣的,于是他开恩的放开了那一双对小孩儿来说太大的手,用上位者一般的语气搞笑地说道"怎么形容的?"
小孩儿突然靠灵活的身手窜出几步,然后对着卜凡嚣张的大笑道"说你们是父母爱情!俩老头子!略略略!"说完,就跑进了练功房里,不见了踪影,只留下一串清爽的笑声。
卜凡看向小孩儿已经不在了的方向,默默品味着"父母爱情"这个词。
"父母爱情?我和老岳?"卜凡在心中默默想了想,自言自语道"怎么可能,我可是要迎娶白富美的男人,走上人生巅峰啊……"
后面卜凡还说了什么岳明辉已经不知道了,因为现在岳明辉的脑子被咳嗽声给狠狠充满了。
看着数量越来越多,颜色越来越艳丽的桃花,岳明辉从心中感受到了一种无力感,而那无力感正从心口里爬出,慢慢蔓延到岳明辉的四肢百骸。




最近想吃刀子了(有病),而且突然想到这个很好用于虐的梗,我就又开了一篇文(对不起大家)希望我的文笔能让你们感受到我希望让你们感受到难过的感觉(好绕口啊)
总之就是,希望大家喜欢吧。

这个是素材啊大大们!!!!第一眼就看出了这个镜头的其他用途(不是)尽管来吧各位大大们!

"你知道你在哪吗?"
"你在我看不见光的心底。"
"在那里,你只有我。"
"我,也只有你。"
……
随笔画,不知道会不会被举报(害怕)
果然,黑白什么的,赛高!

【卜岳】论我是怎么和同公司后辈弄假成真的6

05

当岳明辉和木子洋吃完饭准备回家的时候,岳明辉的经纪人突然打了岳明辉的电话。

“谁啊?”木子洋问。

“小程,”岳明辉一边回答木子洋一边接了经纪人的电话“喂?”

“老岳!你现在在哪里啊?”电话那头的经纪人语气相当紧急,都把岳明辉吓到了“你找一个比较隐蔽的地方,告诉我位置,我来接你!”

“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嘛?”岳明辉向木子洋挥手,表示自己要离开了,木子洋也点点头,想着这应该是一件挺紧急的事儿,就也挥挥手离开了。

“你还不知道嘛?微博上都炸了!”小程一边说着一边跑。听起来气喘吁吁的,“你一会自己去看吧,你先给我报你的位置,我应该马上就到。记住,千万别走大门!”说着就挂了电话。

岳明辉先是给经纪人发了个地址,然后带着不安的心情,点开了微博热搜。“岳明辉,木子洋,牵手”这几个词就这么刺眼的被放在热搜第一名上,后面还带着红色的“爆”字。

什么牵手?

岳明辉想着,就打开了其中一条狗仔的微博。

微博文本的标题十分引人注目“岳明辉与木子洋共进浪漫烛光晚餐,情难自禁牵手,疑似出柜”再加上一张高清大图。

岳明辉点开了那张图,木子洋和他的脸就这么清楚地映入眼帘,因为角度问题,木子洋的眼神看起来都格外深情。这样的图,大概谁看到,都会觉得图中两人关系不寻常的吧。

岳明辉想着,就快步走到了餐厅的一个比较隐蔽的出口,默默等着自己的经纪人。

怎么会,这样呢?

岳明辉想着,就开始再次撕着手指上的倒刺。

这只是因为木子洋好奇自己的戒指啊,而且,洋洋会不会因为这件事受到我的牵连啊?别人骂我的时候会不会也带上洋洋啊?之后,都是我的错吧?我们明明只是好朋友而已啊......

——————

等小程以每小时一百公里的速度狂飙到餐厅的时候,那里已经有一大批媒体等着了,他没敢太引人注目,就小心翼翼地转弯,开到了岳明辉发的地址。

“老岳。”小程赶忙走上去,叫岳明辉上车。

岳明辉没说话,他只是沉默的跟上了小程,进了车里,再小心的躲着媒体。

可是这边的动静还是惊到了那些感觉敏感狗仔们,他们就这么飞奔向岳明辉的车,拿出了各种的长枪大炮,也不管车内人的感受,开着闪光灯一顿狂拍,并且大声询问着各种问题。

“岳明辉老师!请问你对关于你热搜的事有何解释嘛?”

“岳明辉老师!请问您是要和木子洋老师出柜嘛?”

“岳明辉老师!请问您和木子洋老师的这段地下恋情已经多久了?”

......

岳明辉能说什么呢?他现在也不能下车和这些媒体说,他就只能在自己的心里回答。

热搜上的事是假的。

我和洋洋只是朋友。

我们没有谈恋爱,只是朋友。

真的,只是朋友啊,有谁听到我说的了么?我和洋洋没有那层关系啊,为什么要这么说呢?

小程从后视镜中看到了岳明辉已经被血染红的手指,也没说话,只是叹了口气,他也知道现在岳明辉正沉浸在一种攻击自己的状况中,但他不知道怎么开导,而且就算开导了,岳明辉也不一定听,所以,他就保持了沉默,等着岳明辉自己从那种情景中走出来。

“零零零零。”

手机的铃声突然响了起来,打破了两人间令人窒息的沉默。

“谁啊?”小程问了一句。

“啊,”岳明辉轻轻叫了一声,“是卜凡。”岳明辉回答。

“他打电话给你干嘛?”小程有点奇怪。

“这个,我不知道。”说着,就接通了电话“喂,凡子啊,怎么了?想哥哥啦?”岳明辉上扬的语调让声音听起来不像很苦恼的样子。

“岳哥,”卜凡的声音依旧很低沉“你没事儿吧?”

岳明辉愣了愣,就只听到听筒里卜凡的声音继续传来“岳哥,我相信你。”

不知道为什么,岳明辉就这么突然哭了。

“岳哥,你别担心,事情总有解决办法的,真的。”

“岳哥,你现在可不能偷偷背着我撕倒刺啊,音乐人的手真的很珍贵。”

“岳哥,你别伤心啊。”

岳明辉尽力平息下了心情,他带着泪花的眼睛弯弯的一笑,回答道:

“没事儿,凡子,岳哥有你这么句话就够了。”




原本是打算另一个走向的,但是又怕凡子戏份太少,就换成凡子先打电话来了。毕竟需要一个态度转变的契机嘛。

这次写的非常没感觉(土下座)自己都看不太下去,希望大家轻拍,我之后有时间的话会改一下的,


【卜岳】论我是怎么和同公司后辈弄假成真的5

04

木子洋在一家挺有名的法国菜餐厅定了个位子,188的身材放松的坐在看起来价值不菲的椅子上,手里拿着最新款的手机,正微笑着不知道和谁聊天。

「老岳老岳老岳!你看我给你发的那个视频了没?!真的是太搞笑了!」

「我看了洋洋。你说说,你都从外国回来了这么洋气,怎么还喜欢看这些个土味视频啊?」

「你不懂,老岳,这种土味视频呢,其实都是有暗喻的。」

电话那头的岳明辉一看到这句话,就知道木子洋要说什么了,他露出笑容,也没回,就等着木子洋的长消息轰炸。

「你别看我给你发那个视频,看起来好像是在说杀马特贵族,其实其中的内容想说的是现在社会的一种疯狂的状况。你看那个杀马特在水泥里跳舞,其实就是一种人在困难环境之中挣扎的暗喻。你看了这些之后,难道就没有我这种感悟嘛?那说明你对这个世界不理解,你不知道这其中的真意,这就是你的level没我高的原因,你知道吗?」

“是是是,洋洋level最高了。”

木子洋一抬头就发现请他吃饭的人已经走到了他面前,但他因为太过专注自己的“理解”,所以没有发现身边的动静。

“那不是,你曼谷大洋哥我可是从American回来的。”

岳明辉优雅的坐下,看着木子洋骄傲的表情,微笑着回了一句“是America,American是‘美国的’的意思。”

“......诶,你要不要看看这家新出的甜点?灵超儿说挺好吃的。”

木子洋说这就叫来了服务生,岳明辉也不继续挖苦木子洋的英文了,开始认真的选菜。

点完菜之后两人又开始闲聊了起来。

“在美国怎么样啊,我曼谷大洋哥?”

“就那样吧,”木子洋喝了口红酒“成天也是各种活动,各种社交。其实和在国内也差不多。”

“哪儿的娱乐圈不是娱乐圈啊,”岳明辉看着落地窗外的夜景,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都一个样。”

看岳明辉这样,木子洋突然想起来他参加的那个综艺了,就随口问道“你们公司又让你和新人炒cp了?”

岳明辉听了顿了一下,“是啊,”他回答“不过也没啥,习惯就好了,反正,我的粉丝们都是喜欢我的作品来着的。”

看到岳明辉又开始默默地撕着自己手指上的倒刺,木子洋没笑了,他只是突然抓住了岳明辉的手,说道“诶你这个新戒指挺好看的啊,哪儿买的?”

“啊?”岳明辉下意识抬手看了看,“哦,这个啊,这个是粉丝送的。”说着,岳明辉终于又轻笑起来“真的很厉害呢,我的粉丝们,这个是她自己设计的呢,很厉害吧?”

“那是,你可是普吉大岳哥,你厉害,你粉丝肯定也厉害啊!”

木子洋松了手。这时候菜上齐了,两人也就开始享受美味了。整个过程无比和谐,堪比两国领导会面,一派欢乐融合。

————————

“诶诶诶,你看到刚才的新闻热搜了没?”

“哦!我知道你说的是啥!岳明辉和木子洋烛光晚餐还牵手对吧?”

什么?卜凡一听到岳明辉就反射性的回头看。

“我就是洋岳党来着!今天,我,圆满!”

“切,洋岳是过去式好吗,现在是卜岳的天下!”

“你们在聊啥呢?”

“热搜!木子洋和岳明辉烛光晚餐还牵手!”

“哦,那个呀,我知道,岳明辉看来是觉得卜凡热度不够?所以换人了?”

“说什么呢!人家只是好朋友,吃个饭不行吗?”

“吃饭还牵手?太刻意了吧,还去那么浪漫的地方。”

后面他们说什么卜凡不知道了,他只是微笑着和那个化妆师说“其实都差不多了,你去休息吧,都这么久了,辛苦你了。”

还没等化妆师说话,卜凡就回到了自己的休息室。

他坐在沙发上,整个人都松了下来,看起来好像是在休息。但刚安静了三分钟,他突然立起来,掏出口袋里的手机,打开了微博。

“岳明辉,木子...洋。”

卜凡一边自言自语一边打开热搜。“岳明辉,木子洋,牵手”的热搜后面还带了一个“爆”字。



这篇洋岳没有感情线(哭笑不得)先说一下以免大家误会,就是非常懂得对方的多年好友而已,而且后面的话,灵超鹅也会出现哦。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注意到上一章的“人称小王子的歌手”那句话(笑)

【卜岳】论我是怎么和同公司后辈弄假成真的4

03

最近一期的《我是谁?》准时在周六晚上播出了,而此时已经回到自己家住的卜凡正在认真的看着直播。

「哥哥!哥哥你等等我呀!」

看起来非常吓人的大个子,在用着一种和本人形象完全不沾边的可爱动作追着他前面的男人。而他前面那个在大个子衬托之下显得异常娇小的人则是无奈的笑了笑「凡子,你还需要多练练啊。」说着就停了下来,然后拉着大个子继续跑。

此时的屏幕上则出现了搞笑的花字【体虚的痛你不懂......】

“谁体虚了!”卜凡看得快砸手机了“那是我哥体力太好了好吗!”

然后接下来两人一起牵手跑的画面又被加上了粉色的滤镜,看起来格外搞笑。但是没想到卜凡居然看着看着就脸红了。这不就是我心中和岳哥相处时的场景嘛!节目组也太有心了!对我这么好!

当然,节目组是不会知道为了搞笑而加上的滤镜居然被正主夸奖了。只能说,这个世界是真的很迷幻了。

看了一会儿之后,卜凡发现,他和岳明辉之间的大部分亲密镜头都保留了下来。

其实想想也知道,这大概是公司要求加上综艺博噱头的结果。但是,卜凡作为一个刚入圈不久的曾经的直男新人,他是不太懂这种操作会带来什么好处的,他只担心这刻意的举动会让岳明辉被攻击,毕竟招黑体质。

刚这么想,卜凡就打开了微博登上小号,开始搜索“《我是谁?》,卜凡,岳明辉”

“这一期太好笑了吧!被卜凡圈粉了,非常反差萌的新人!人又很nice!”

“我家岳岳今天又是xxj的一天呢!怎么这么可爱啊!我的咻辉!”

“看了今天的节目,有点想入坑卜岳!有想和我一起磕的xjm嘛?”

“这一期真的是非常基情四射了!话说,那个岳岳是谁啊?有点想了解。”

“byszd啊姐妹们!大家一起磕起来!by冲鸭!”

看到这些,卜凡脸上露出了慈爱的姨妈笑容。看看!看看!群众的眼睛都是锃光瓦亮的!我和岳明辉天下第一配!

卜凡笑着继续刷着微博。

“那个ymh又出来麦麸了?真不知道这样的人怎么还有人喜欢。”

卜凡顿了顿。

虽然他的脑子告诉他,这是假的,是诋毁,我没必要看,但他的手还是不由自主的点开了这条微博的评论。

这条微博可能是因为内容引战的原因,特别多的转发和评论。卜凡就这么一条一条读了下来。

“谁说不是呢,我看他就是看谁火就蹭谁的热度。不要脸。”

“请不要这么说,卜凡只是岳岳公司后辈,带带也是应该的。”

“看看看,还没说什么呢,粉丝就跳脚了,真是粉随爱豆了。”

“路人一个,想知道什么叫‘又麦麸’啊?”

“既然大家都想知道,那我就说说我知道的吧。

ymh是一个歌手,当年在一个选秀节目中狠狠红了一把之后被现在的公司签约,并在不久后发行了自己的第一张个人专辑。要说只是好好做音乐也没那么多人黑他,但问题是,这个人特别爱麦麸。最早的一位是现在开始进军海外的mzy,他们俩当时因为合作所以很多时候都在一起,从那会儿开始就有人开始很开心的磕cp,之后两人关系怎样我就不清楚了。然后是一位现在已经不火了的爱豆,那位也是在一段时间里因为合作原因一直和他在一起活动,他们俩的行为,其实大家都隐约猜到是干什么了,因为太刻意了。然后是几位现在还半红不紫的歌手,最后在bf之前还有一个现在正火的人称‘小王子’的歌手。

就是因为太多太多太过刻意的亲密活动,所以就开始有人觉得ymh是在麦麸,并且上了本人的前后对比过大的石锤。有人应该知道是哪篇帖子,说的就是和那个现在已经不红了的男星的。大家不知道的可以去看看。”

卜凡看完所有评论之后已经十二点半了,过于安静的环境让他不由自主的开始胡思乱想。

他在想和他一起时的岳明辉,上节目时的岳明辉,做音乐时的岳明辉,和他讲道理时的岳明辉,就是想不到评论中所写的岳明辉。太不一样了,卜凡想着想着,不知道为什么就开始觉得难受。

他不相信评论中那些人说的话,但是,那些话又太具有煽动性了。

卜凡现在都不清楚他是为什么难受了。是因为评论中的人恶意中伤岳明辉?还是因为那些人写出来的岳明辉太令他陌生了?卜凡分不清了。

卜凡只知道,他想找岳明辉问清楚。

关于这一切的事。他有没有资格去了解卜凡也不想管,他只想,了解岳明辉的过去。从而有勇气去反驳那些污蔑岳明辉的人。



说实话,对于娱乐圈的事我都不会真情实感去想的。毕竟我也不在现场,不了解事情真相,所以我就不会去发表自己的看法,因为我觉得自己没那个资格,而且还担心自己的言论会使其他人不客观的看待事件。但是有时候我又特别看不惯那些发表煽动言论,扭曲事件甚至没理由辱骂的人,我觉得那样的人其实不是没脑子就是恶意引导。但是,我们又能怎么办呢?现在的人就是这么心浮气躁啊,就是这么容易被引导啊,我们又只是普通人,除了好好讲道理,我们也做不了什么了。

好像话有点多了(汗)

【卜岳】论我是怎么和同公司后辈弄假成真的3

02

《我是谁?》终于开始拍了,岳明辉还算高兴,但卜凡就不太开心了。

虽说现在距上次卜凡和岳明辉的谈话已经过了一周之久了,但卜凡还是嫌时间过得太快了,他都还没过够和岳明辉一起的日子,怎么一下子就已经过了一半了?而且再减去录制时间,最后他能和岳明辉住一起的时间就更少了。

“唉。”

听到声音的岳明辉回头看了一眼卜凡“咋了凡子?晕车吗?”

“可能是有点儿吧。岳哥你不晕车吗?”卜凡有些难受的弯下腰,靠近了岳明辉。“想喝水……”

虽然卜凡看起来人很结实,但他确实不太能坐车。更别说在这种伤心与不舒服的混合下,所以他更难受了。

“啊,我不晕。水的话有倒是有,但是喝水有用吗?你要不要睡一会儿?”岳明辉有些担心的翻过身子,关切的看向卜凡,顺手再递给卜凡一瓶他自己的水。

“有用的,就是效果不大而已。”卜凡接过水,轻轻一拧,他就发现了一个华点——这瓶水,开过!

“岳哥,那个,”卜凡尽力装着好像很正常的问“这个水,之前有谁喝过嘛?”

“我喝过呀,”岳明辉笑了“怎么着,我们凡子还有洁癖呢,要不要我给你换新的?”

“不不不不!”卜凡忙摆手“我没洁癖!真的!”说着,他就猛地仰头喝了一大口,以证他真的没洁癖。

“诶诶诶,别喝那么急,”卜凡夸张的动作越发让岳明辉觉得他可爱“还有好多呐。”

不行!卜凡心里默默想道,这可是岳哥喝过的!那如果我再喝一口,那不就是、不就是间接接吻了嘛?!想到这里,卜凡喝的更大口了。

然后,卜凡就呛到了。

“咳咳,咳咳咳......”

真丢脸啊...我怎么连喝水这件小事都做不好啊,哎呀,头更晕了。

“没事儿吧弟弟?”岳明辉倒是没想到卜凡会呛到,也吓了一跳赶紧钻进了后排,帮卜凡拍背。

卜凡一边咳嗽一边悄悄抬头看他哥哥。

就算是现在这种他一边晕车一边咳嗽的时候,他也能仔仔细细观察他哥哥的脸——眉头皱着,显得有点严肃,但是眼睛还是一如既往的好看,鼻子很挺翘,然后是,嘴唇。好薄啊...咬上去的感觉应该很软吧,可是都说薄唇的人很薄情啊,不对,他哥哥不是这样的人......

想着想着,卜凡居然困了。岳明辉看着那双越来越睁不开的眼睛,有些好笑。居然咳着咳着就睡着了?真是个没防备心的孩子啊。

卜凡个子太大了,往后靠就没撑着点儿的东西了,于是岳明辉就准备肩负起“枕头”这个角色。他轻轻地推卜凡的头,让卜凡靠到了自己身上。又因为看到卜凡别扭的姿势,他又自己转了个方向,让卜凡靠的更舒服。

等终于把所有的事都做好了之后,岳明辉吐出一口气。

“希望凡子这个状态还能在开拍之前恢复过来吧。”岳明辉自言自语。

路程太长了,岳明辉一边身子不能动也无聊,于是就用另一只手拿起手机和朋友聊起天来。

「老岳,最近怎么样啊?」

「最近忙着宣传呢。哦,还有,公司让我带一个新人来着。」

「又让你带?你也不嫌麻烦。人怎么样啊?」

「挺好一孩子,就是太实诚了,还有就是不太独立,离不了人。」

「离不了人?」

「因为最近我和他一起住嘛,所以比较熟,然后他就特别乐意和我一起,而且之前居然还因为我宣传太忙把他冷落了而闹脾气。你说说,这孩子是不是不太独立?」

「这个嘛......你们要一起住多久啊?」

「一个月。现在我们已经住一起两周了,相处得挺好。你为什么这么问?」

「老岳啊老岳,我是该说你傻呢还是怎么。」

「嗯?我怎么了?」

「我就这么跟你说吧。其实类似这样的事之前发生过好多次,只是只有一次那人真的和你说了你才知道的。」

「啊?不可能吧洋洋,他只是个孩子而已啊,离不了人很正常吧?」

「哼,等之后你就知道了。先不说了,我马上要上飞机了。最后,你自己注意一点,小心你那个后辈。」

「好吧,我知道了。洋洋你回来的时候记得找我聚一聚啊。」

「可以,你请客啊。」

「好的,没问题。」

手指按下发送,岳明辉脸上的笑还没下去,就自己听见旁边的卜凡说话了“哥哥是有什么开心的事嘛?这嘴角都快扯到耳根了。”

“和朋友聊天呢。”岳明辉回答,看着卜凡已经直起身子之后,活动了一下自己的酸胀的肩膀。

“哦。”卜凡回答。在看到他哥在动肩膀之后,卜凡就特别狗腿的贴了上去给他哥按摩“岳哥辛苦了!岳哥真好!岳哥不愧是我普吉大岳哥!”一边说着,一边脸上堆着傻笑。

岳明辉看着卜凡动作,想到木子洋的话,却更不以为然了。

你看,这不就是个和哥哥关系好的小孩子嘛。






不知道有人注意到那个“华点”没。这是个我知道的梗来着(笑。来自于“华生,你发现了一个盲点”演变成的“盲生,你发现了一个华点”

【卜岳】论我是怎么和同公司后辈弄假成真的2

01

岳明辉因为新专辑的宣传参加了一个暑期的大热新综艺——《我是谁?》,该综艺因为其新奇的游戏方式,和非常有综艺感的MC们而一经面世就广受好评。那么,作为一个已经有大概有五个月时间没出现在大众视野中的艺人,他还是有必要,也是必须要蹭这么一个热度的。

但是,他们公司参加这个综艺的不止他,还有卜凡——那个公司要求要和他炒CP的后辈。

这么一来,岳明辉就觉得有点累。一边要宣传,一边要“奶”孩子。唉,他默默叹了口气,谁让自己“保姆命”呢。想着,就无奈地笑了笑。

而坐在餐桌旁边吃早餐的卜凡则奇怪,岳哥这是咋了?为什么突然叹气?我是做了什么不好的事嘛?可是我也没动弹啊。那是因为感情问题......吗?这个,根据他和岳哥这一周的相处,他觉得没有这个可能,那还能是因为什么呢?

“凡子你怎么了?有什么麻烦吗?眉头皱得像只京巴儿似的,”卜凡猛地抬头看岳明辉,把岳明辉吓了一跳。“咋了?真有事儿啊?”

“岳哥,”卜凡认真地握住了岳明辉的手,表情凝重“你不要害怕,我看过这个综艺的。我在知道了要参加这个综艺后我就把之前的那十几期全补了,所以如果节目里有什么你不想要的惩罚,我就代你受了!你别紧张!”

岳明辉听完笑了,他是真的没想到这孩子是真实诚啊。怎么那么可爱呢。

“不是,哎呀,凡子,”说着岳明辉就抽出了自己的手,然后反握住卜凡的大手,但因为自己手不大,所以就只握住了他后辈的一只手“我刚刚没想什么惩罚,我在想的是要怎么做才能让你多有点儿镜头。你不用太担心我,你岳哥我好歹也在娱乐圈走跳近十年了,没什么怕的。”说完还拍了拍卜凡的手。

但其实在岳明辉手握上来那一刻,卜凡的大部分注意力就被那双在自己的手衬托之下略显小巧的男人的手吸引走了。他听得到岳明辉对他说的话,但是脑子里想的却全是——我岳哥的手真好看。啊,可是有几个指头还有些肿,虽然我提醒多次,但还是在我不在的时候悄悄地扣了吧,唉,真是时时离不开我啊......

“凡子,凡子?”

“啊?,啊,我知道了岳哥,我不想这些了。”反应过来的卜凡慌忙把手拿开,但还总感觉被岳明辉碰过的地方还在发着热。

“别担心,”岳明辉想他大概知道为什么卜凡一直盯着他的手了“我食指那个不是我最近扣的,是之前的没好。我最近真没扣了,你看。”

说着,岳明辉就乖巧的伸出了双手给卜凡看,还正反都翻了翻。

卜凡感觉他再不做点什么就要被他的岳哥萌出鼻血了。

“那就好,那就好,岳哥做的真棒!对了,我忘了下午还有一个通告呢,我先去准备了。”说着,就迈着那一米八的大长腿回了自己房间。

嗯?怎么了这是。岳明辉疑惑,凡子是真有事忘了?可是卜凡一向心细,这种事他绝对不会忘的。还是因为早餐不好吃啊?岳明辉想着就顺手夹了一个糖三角尝了一口。很好吃啊。

不理解的岳明辉在吃完早餐之后也没注意到卜凡那哄小朋友的语气,和卜凡红透的耳朵,自然也就想不到才合住了一周的后辈对他产生了什么想法。

——————

岳明辉最近一周因为宣传的事忙的整天见不到一个人影,对此卜凡非常不高兴,但他也没说什么,只是在他和岳明辉都有空待在家里的时候变得沉默了一些。

岳明辉其实是注意到了的,他认识后知道这个后辈不喜欢一个人待在家里,因为自己之前整天在家的时候卜凡就特别开心。但自己这几天都没和他好好说话,一定是孤单了吧。于是岳明辉觉得他有必要和卜凡这个好弟弟聊聊天弥补弥补之前的缺失,顺便也和他说一说之后上综艺要注意到的事。

当然,迷糊的岳明辉是整件事都弄错却还不自知的。但卜凡却也乐于接受这个驴头不对马嘴的“弥补”。

“......所以吧,其实演艺圈就那么些事儿,你管好自己就好了,其他的没必要担心。”

作为一个海归的研究生,岳明辉会在对话中习惯性的深入他们所聊的话题,这次当然也是这样了。

“......为什么没必要担心啊?”卜凡被这个“弥补”稍微哄好了一点点……好吧,其实不止一点。

“因为你有我普吉大岳哥,所以什么都不用担心。”

卜凡虽然不知道那个“普吉大岳哥”从哪儿来的,但是他确确实实是感动了。就只因为在这充满了欺骗和利用的娱乐圈,还有人愿意和他说掏心窝儿的话,而且还和他说:

“你有我,所以什么都不用担心。”

卜凡觉得,自己这一辈子都可能要栽在岳明辉手里了。
但想想,也好想不错。

【卜岳】论我是怎么和同公司后辈弄假成真的(大家都是艺人的故事)

想了想还是换了标题,要不然没人看我都没动力去写了(哭笑不得)
说起来卜岳真的是初心了,希望这篇没写毁吧。
不上升真人!爱情是他们的,ooc是我的。
00

最近坤音娱乐出了一个新人,人叫卜凡,192的身高看起来很唬人,但性格却意外的好相处。因着这个反差萌和专业过硬的素质,在出道不久后迅速跻身当红小生。

而最近准备发新专辑的坤音老艺人岳明辉则被突然告知——他要带新人,就是那个最近风头正盛的“人形哈士奇”,卜凡。

说是带带,其实大家心里都有数,这就是在炒cp呢。

但是两人都没什么异议。岳明辉是习惯了自家公司因为太了解自己这种“保姆”性格,而经常发生这种丢些小屁孩给他调教的事。但卜凡确实因为自己目前在公司没什么话语权而也没有拒绝。

就在这种两人都默认却不清楚公司计划的背景下,卜凡,被赶到了岳明辉家。

“所以,是公司叫你来我家住的嘛?”

看着沉默不语的大个子,岳明辉感到有点莫名其妙。他下意识的开始扣自己的手指。

“是,岳老师。你别这样,音乐人的手坏了可不行。”

“什么?”岳明辉没听懂。

“我说的‘是’是公司叫我来住的,但他们也确实没和我说这是你家。我说让岳老师别这样了是因为我看到岳老师在扣自己的手。挺好看的,别扣烂了。”卜凡抬抬手指了指岳明辉那只胡来的右手。

“啊?哦。”岳明辉下意识地就放开了手,拇指食指却又开始互掐作妖了。

“那岳老师,我可以住嘛?这里?”卜凡看岳明辉还在虐待自己的手指,却也不好意思再说什么了,毕竟也是第一次见面,说太多可能会让前辈不开心。

“啊,这个当然可以,”岳明辉一边说一边招呼卜凡进来,还热情的帮卜凡搬行李“你想住多久就住多久,我是很欢迎的。”

“这个倒不必岳老师,公司说了只住一个月,不会麻烦很久的。”

看着卜凡认真的脸,岳明辉也不知道这孩子是真实诚还是傻了。

“啊,是这样啊。”岳明辉只能就这么假笑着回了这么干巴巴的一句。

等带着卜凡熟悉了一下环境,并且安排了卜凡接下来一个月的住处之后,两人又陷入了尴尬的沉默中。

“呃,你饿了吗?要不咱们叫个外卖?”岳明辉像是终于找到一个打破沉默的方法,开心的掏出手机“你喜欢吃什么?我推荐你吃那个峨眉酒家的宫保鸡丁儿,特好。”

“岳老师,你家里的冰箱有菜吗?”

“哈?”岳明辉红肿的手指还停留在“下单”那个界面上。

“我会做饭,不用点外卖。”好像聊起这个卜凡的表情才稍微松懈了一点“外卖的东西又贵又没营养,还不如在家做来得实惠。”

“哦...这样啊。”岳明辉点了点头“有菜,我经纪人买的。但我也不知道还有多少能用。我去看看吧。”

“咱俩一起吧。”卜凡也站了起来。

——————

“这里居然,有鱼。”看着满冰箱的新鲜食材,两人都懵了。

岳明辉是在惊讶自己家的冰柜怎么会出现这么多他不知道的食材。而卜凡则只是单纯的因为食物真的很多而感到惊讶而已。

“这个,你会弄嘛?”岳明辉歪头看了一眼卜凡“要不咱们还是点外卖吧,你要不喜欢宫保鸡丁儿你还可以选其它的。”

“不用了岳老师。我做道酸菜鱼吧,”卜凡从冰箱里拿出了那条新鲜的鱼,“这道菜是我还算比较拿手的。也算是给岳老师的见面礼了,希望岳老师会喜欢。”

这么随便的见面礼吗?还是用的他的鱼。

岳明辉没敢这么说出来,他只是客气的笑了笑“麻烦你了,凡子。”

卜凡听着这个稍显亲昵的称号,并没觉得别扭,反而觉得很开心。总觉得是被前辈肯定了,于是做的更加卖力了。

然后,在卜凡的冲动之下,他做了酸菜鱼,可乐鸡翅,乌鸡汤,五色鳝糊和油焖大虾。

“这个,哈哈,凡子你厉害啊,”岳明辉看着满桌子的菜也是挺惊讶的,没想到这么一个看起来像是不会做饭的人居然会做饭,而且还做的挺好。

“不好意思啊岳哥,我做的有点多了,有点浪费了吧?”192的大个做起委屈的表情起来居然也没什么违和感,就连那声低沉的“岳哥”也让人觉得可怜兮兮的。

“没事儿!”岳明辉这个人最大的毛病就是心软,见不得别人委屈,于是他就说“真没事儿,你岳哥我,食量大,吃得下。”

哎呦,我这张嘴呦。岳明辉恨不得打自己一个大嘴巴巴。

“哥你喜欢就好!”

看着卜凡那纯真的傻笑,岳明辉也只能苦笑着吃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