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鬼red-devil

不站洋右,其他随缘

这就是我当时看到这个视频的第一反应
我仿佛就变成了许仙法海合体
被这两个妖精迷的死去活来

今天的岳明辉依旧要了我的命呢

贝雷帽+眼镜+眼镜链+西装+大衣=我死了

Lp怎么这么好看啊!!民国少爷本人啊!

错位3(现实向,非闭合大三角,超鹅视角)

07

“小弟呀,”李振洋笑眯眯地,声音温和地说“你知道吗......”

“洋哥我喜欢你!”

李英超喊出这句话的时候仿佛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一样,甚至连额头上,都冒出了细小的汗珠。

坐在椅子上的男人静默着,没回答这个看起来是告白的话,他只是看着李英超,用一种严肃而且无奈的眼神看着。

“洋哥,我喜欢你很久了!”但这时候李英超,像是一个面对难题终于找到了解决方法的孩子一样,既开心,又释然“从我们在偶练的时候我就喜欢你了!”

“是吗?”

“是的!”李英超重重点头,他现在迫切的想把自己对李振洋的爱意表达出来。

“在还没去偶练的时候你就特别照顾我,你会在我因为家里的原因伤心的时候来和我说话,”

“在我们因为过于长久的练习而感到迷茫的时候和我畅想着我们的未来,”

“在我进入偶练之后因为你和岳叔名次不好而不开心的时候安慰我,”

“在我面对着成名之后无缘的谩骂的时候逗我开心!”

“所以,洋哥我真的......”

“李英超。”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就这么打断了少年那倾泻而出的磅礴情感,而他也只能无措的站在原地,慌乱却安静的等待着男人对他的审判。

“你真的,喜欢我吗?”

“我喜欢!”少年有些急了,他冲动的扑到李振洋身上,紧紧地抱住他,好像他就是那个难题的唯一的解决方法一样,“我是真的喜欢你啊!洋哥!”

“既然,你喜欢我,”

李振洋面对着渐渐收紧的双手,并没有做出回应,他只是斜眼看向了桌子上那只被打理的干干净净漂漂亮亮的毛绒兔子。

“那么,你知道我和你岳叔在一起这个事情嘛?”

少年的手收的更紧了。

“知道。”

李振洋轻笑,胸腔微微的震动却好像子弹一样打中了李英超的心口,让他全身发麻。

“那,我可以和你岳叔分手,再来和你在一起,”

“你,开心吗?”

李英超感觉,现在他的脑袋像是当初的宇宙大爆炸一样,混乱,却黑暗。

“我之后可以离开岳明辉,一直和你在一起,”

“我之后可以拒绝和岳明辉的一切对话只关注你,”

“我之后可以不去亲吻岳明辉的薄唇,只亲你,”

“我之后可以不对岳明辉说情话,只对你说,我爱你,”

“所以,你愿意嘛,李英超?”

男人的话,深情,但对李英超来说,却像是一把把的利剑。

感觉到身上的人放开了自己,李振洋又笑了,“怎么样,李英超,你,愿意吗?”

“我......”

“但,我们俩在一起之后你也一样,”李振洋站起来,慢慢靠近了越来越慌乱的少年。

“你不能再亲密的抱着岳明辉,”

“你不能再撒娇躺在岳明辉身上,”

“你不能再让岳明辉宠着你,”

“你不能,再把视线,全放在岳明辉身上。”

最后一个字落下之后,李英超好像明白了什么,又好像什么都不明白,他只呆愣愣地站在原地,也没有注意到李振洋已经离开了。

少年就这么静静的站在昏暗的房间里,从午夜,站到了清晨。

然后,李英超就毫无意外的感冒了。

躺在床上的李英超迷迷糊糊的,他好像听到了岳明辉的声音,但又好像,那声音从来没出现过,不知道为什么,他却反而更开心于在这种朦胧之中,真好啊,他想,不用想很多,也不用去了解什么,只是沉浸在混沌之中,放空自己......

08

“小弟怎么突然就发烧了啊,”岳明辉看着小脸通红的少年,心疼溢于言表“昨天是好好地洗完澡才睡的啊。”

“可能是小孩儿没擦干头发吧。”李振洋叹了口气。

“我们不能这样了。”

“什么?”李振洋有点困惑。

“我之后必须得看着小弟洗完澡,擦干头发,好好上床睡觉才行了。”

看着眉头都皱成了绳结的人,李振洋觉得自己幻听了,“这,小孩子不能一直宠着......”

“我儿子就必须宠着!”

岳明辉现在的样子让呆掉的李振洋有一种为母则刚的既视感,但是李振洋能怎么办呢,他不能怎么办,他只能幽怨的看着床上那烧得不清醒的小孩,感叹了一下自己的家庭地位。

“我去拿新的冰袋,你看着小弟,他要醒了,你记得让他吃药。”

说着岳明辉就匆匆忙忙的下楼了,李振洋甚至都没来得及说一声“我也渴了。”

“这个岳明辉,真的是有了儿子就忘了我。”

说着,李振洋就转身向李英超。

而床上的李英超却不知道什么时候醒来了,正看着李振洋。

“嘿,你这小孩儿,”李振洋无奈的起身拿了岳明辉准备的药片和温水,“你说说,只是让你懂得大人世界的残酷,你怎么反应就这么大呢?”

但是,当药片和水都递到了李英超面前的时候,李英超却没接。

“还犟,”李振洋又往前递了递“快点吃吧,省的你妈妈又担心。”

“我知道啊。”

少年的声音因为嘶哑而显示出一点成年人的低沉。

“但是,我想让‘我妈妈’来喂我。”

少年那张渐渐成熟的脸微微扬起一个骄傲的笑容,就连那句话的重音都让人觉得有点压迫感。

“毕竟,我可是我妈妈的‘唯一’的儿子啊。”

“你......”

“洋哥,你可得小心了。”

李振洋开始觉得小瞧这小孩儿是个巨大的错误了。

“小心什么?”

“小心,有一天,‘我的妈妈’会变成‘我一个人的妈妈’呀。”

“毕竟,时间那么长,谁知道将来会发生什么呢。”

“你等着吧,李振洋。”

还担心他烧坏呢!我是不是贱!烧死他算了!小瞧他真的是一个非常,非常,非常巨大的错误!

李振洋越听火气越大,在他准备反击的时候,岳明辉却已经回来了。

“呦,我儿子醒了?吃药了没?”

“没呢,岳妈妈。”

那张可爱的笑脸就在李振洋的眼中变得越来越惹人生气。

“我想要岳妈妈喂我。”

岳明辉笑着上前“真不愧是我儿子,就是和妈妈关系好。”

说着,李英超就着岳明辉的手温顺的吃了药,并且,在‘他的’岳妈妈看不到的地方,超李振洋扬起了一个挑衅的笑。

“你这小子!真的是需要一顿社会的毒打了!”

说着,李振洋就冲向了床上的少年。

今天的队友,也是小学鸡的一天呢。

不明所以的岳明辉无奈的想。

大家!终于完结啦!开不开心啊?(反正我写的很开心也很顺畅)

感谢大家的喜欢!下一篇文章再见呀~

快去看《哥哥别闹了》!!!!!

这一期实在太好看了!全程无尿点,综艺感贼棒!剧情反转反转再反转!!!快去看啊!!!!值得一试啊大家!!!


错位2(现实向,不闭合大三角,超鹅视角)

05

又是一天艰苦的训练,等大家回到公寓的时候已经晚上十一点半了。

“哎呀,累死我了。”李英超像是融化的冰淇淋一样瘫倒在客厅的沙发上。

“宝贝儿,”岳明辉带着温和无奈的笑靠近了已经有些困意的李英超旁,“先去洗个澡再上床去睡啊,乖。”

“那岳妈妈抱我~”不论是谁,只要对上李英超的撒娇,唯有服从。至少,岳明辉是这样的。

“哎呦,都多大啦,”明明自己都已经很累的男人却还是弯下了腰“怎么还要爸爸抱呢。”

李英超笑着一蹦,就整个人挂在了岳明辉身上,而双手也自然地环住了岳明辉的脖颈,“说什么呢,是妈妈。”说着,头也轻轻靠在了岳明辉肩膀上。

“好好好,”岳明辉一边走一边软软的回答“白捡一便宜儿子也行。”

刚上到二楼,就只见已经迅速洗完澡的李振洋下楼了。

“嘿,”李振洋摆起了恶妇的架势“你这个小弟怎么回事?没看见你妈妈都这么累了嘛。”

“怎么了!”李英超猛一转头对上李振洋“我就要我妈妈抱!略略略!”

“我看你是欠一顿社会的毒打!”

“是你的毒打吧!岳妈妈!洋哥他要打我!”

“你这小子还学会告状了!”

看着两个人小孩一样的吵起来,岳明辉也不知道为什么连身体都感觉轻松了一点,从心口那里,渐渐温暖了全身。

“哎呦,都几点了,”看着这场无聊的争吵有逐渐扩大的趋势,岳明辉赶紧拦着“洋洋,我先带着小李英超去他房间啊。”说着就准备先走了。

“那妈妈你一会要去洋哥房间嘛?”

李英超突然就把头低下,闷闷的声音从岳明辉锁骨那里传来。

“啊,”岳明辉显然没有想到李英超会这么问,但却也没觉得有什么奇怪“对,我有事和你洋哥说。”

“什么事啊?”李英超继续问。

“当然是大人的事了。”李振洋突然插话,他慢慢走向岳明辉和他怀里的李英超,脚步轻的像是一只猫科动物“所以,小孩子,要回避一下。”

李英超没回答,岳明辉不明所以,只是责怪的看了一眼李振洋就向李英超的房间走去了,背后留下眼神晦暗不明的李振洋,而李振洋也只是默默盯着那双环在岳明辉脖颈上的手在慢慢收紧。

“这小孩儿。”李振洋不知想到了什么,突然就笑了。

06

昏暗的房间里,头发还湿着的青年垂首静默地坐在床边,不知道在想着些什么。时间缓缓流动,仿佛黏腻的蜂蜜裹住了他,而他也即将被其溺毙。

“扣扣。”是敲门声。

“岳妈妈?”青年猛地抬头,脸上的笑容是收不住的灿烂“我来啦!”说着就从床上弹了起来。

等他开心的蹦跶到门口开门之后,那笑容却冻在了那张精致美好的脸上。

“哈喽,小弟。”李振洋眯着眼笑着和李英超打招呼,“想不想进行一场男人之间的对话呀?”

看着李振洋的笑容,李英超总觉得会有什么他难以接受的事发生。但李英超还是让开了身子,让李振洋进来了。

李振洋像是进了自己家一样随意坐在了一张椅子上。

李英超关门转身后就看到了这么一副画面——椅子上,长相冷漠的男人眼里发出的是一种怜惜的目光,而他的嘴也在适度的上翘,让人觉得这个笑容温暖治愈极了。

李英超看着,却觉得全身都变得冰冷了“怎么了,洋哥?”

“进行男人间的对话啊,”木子洋随手摆弄着李英超桌子上那只毛绒兔子“关于岳明辉的。”

突然,李英超觉得自己好像被人扼住了脖子一样不能呼吸了。




其实想开新坑来着(别打我)因为又突然想到绝妙的梗了嘛!但是因为室友的斥责,决定更新填坑(土下座)不出意外的话,下一章就会完结了,本来也是小短篇嘛,大概也会在这周末,或者下周末吧(抽烟)

而科幻那篇大概会写的长一点(扶额)

by the way!有人想看古风嘛?外邦王子岳,因为习俗所以有很多耳环(我的G点)而且十分热爱中原文化,皮肤小麦色,蜜里调油一般好,为人阳光建气,喜欢骑马,旅行。洋是心思深沉的中原皇帝,卜凡是久居边关的大将军,和岳是好朋友。超是机灵可爱的小王爷

【卜洋岳】hello,world(非闭合大三角,非专业科技)

00

宇宙历1992年7月11日

联盟派出的一只探索舰队在广袤无垠的宇宙中发现了一个人

但更或许,他不是“人”

01

“宇宙历1992年7月11日,上午8点30分整,Artemis舰队第一次探索BC221星系。”

“距出发48小时整,目前搜集到的信息,0。”

“目标完成,0%。”

看着自己手中的记录仪,木子洋眯了眯眼睛。

虽说这次的探索没有什么好期待的,但是,这个进度未免也太奇怪了吧。

“博士。”

木子洋一转头,就看见了高大的一米九二年轻上校。

“怎么了?卜凡上校。”木子洋低下头继续看着自己的记录仪,默默想着些什么。

“发现未知物。”卜凡一边说着一边走向了主控制台,命令一位技术员调整了面板。

未知物?木子洋微微睁了睁眼睛,跟上前去。抬头就看见了一个白色的点出现在了悬浮屏幕中。

“还能看得更清楚嘛?”木子洋问。

“可以,博士。”技术员回答,手上也飞速动作起来。

然后,屏幕上的白点就被不断的拉大。图像也在不断被刷新,最终,一个人形的“未知物”就这么突兀的出现在了一片漆黑的背景中。

“这是?”技术员用颤抖的声音询问“一个,人?”

“卜凡上校,我们好像发现什么有趣的东西了。”木子洋狭长的丹凤眼微微眯上,露出了一个温柔却诡异的微笑。

“调整前进方向,计算未知物体位置,向其进发。”卜凡目视前方发出了命令,眼睛里闪烁着兴奋的光芒。

02

“距目标物4872米,3045米,2034米,1356米......”

机械的电子音用毫无起伏的声音击打着木子洋和卜凡的心脏。

现在悬浮屏上的图像已经可以清楚的展现这个人形未知物的全貌了——身形修长,一头白金的长发漂浮着,挡住了些许他的莹白色身躯,双眼紧闭,粉嫩的薄唇微张——要不是他赤裸着暴露在太空中,木子洋几乎都快认为他是一个普通的俊美地球男人了。

“目标物已处于可捕捉范围,是否进行捕捉?”

卜凡看向木子洋,寻求命令。

“这么神奇的未知物,我们当然要‘请’进来看一看啊。”木子洋又是笑,他回头对卜凡点了点头“开始吧,卜凡上校。”

“进行捕捉。”

卜凡刚说完,就只见屏幕中突然出现了两条机械手臂,缓缓地,坚定不移地伸向那个看起来正在沉睡的“人”,只见一道光闪过,那个“人”就被关在了球形的透明捕捉网中了,但是他却依旧没有什么反应。

“他看起来就像是在被我们的捕捉网孵化,不是么,卜凡上校?”木子洋走向卜凡,手上的记录仪在不断地记录着这一切。

“真是个好比喻,博士。”卜凡不知为何也笑了起来“但就是不知道,最后我们会‘孵化’出个什么东西来了。”

“反正,一定是一个令我们震惊的,东西。”木子洋转身走向实验室,他的背后只留下了一声轻轻的笑。

“但我却觉得,应该,不只我们。”卜凡细细看着捕捉网收回到主舰中后,也转身走向了实验室。

03

“正在对未知物进行扫描......”

“扫描成功”

“未知物种类:人造物”

“未知物组成:未知”

“未知物状态:休眠”

  ......

实验台旁,木子洋默默听着扫描仪的分析结果,略微挑了挑眉。

“看来,是一个全新的东西呢,”木子洋躬下身子靠近了未知物,像机器扫描一样看着“他”,“卜凡上校,您外出的经验比我多,所以,有什么想法嘛?”

“博士,就算我外出次数再怎么多,也不可能了解到比您更多的知识。”卜凡挺挺地站着,表情有些无奈。

“嗯。”木子洋不置可否“既然扫描结果是人造物,并不是某一物种的话,是否有方法可以激活它呢?”

卜凡看着这个未知物,也在思考着同样的问题。

“危险等级评定。”木子洋直起身子,静静等待着结果。

“扫描中.......扫描成功,危险等级评定:无。”

“嗯哼。”木子洋听到结果后又弯下了腰,并且伸出了修长的手,轻轻碰到了未知物的脸上。

软的,并且带有人类的正常体温。记下后,手指继续下滑,从脸颊,到了脖颈,又到了胸口。

“咳咳。”卜凡突然咳了咳。

“有什么问题嘛,卜凡上校?”木子洋显然对卜凡的打断感到不高兴,那张精致的脸更显冷漠。

“没什么,您继续。”卜凡回答。

想到自己刚才的动作,看起来确实很像在猥亵一个沉睡的人似的,木子洋感到好笑“卜凡上校,您有过女朋友嘛?或者,男朋友?”

“这是我的隐私,博士。”卜凡面无表情的回答。

听到意料中的回答后,木子洋没再看向卜凡,而是又继续自己手上的动作。

木子洋的手又回到了他身上,准确的说,是胸上。手往左一移动,他的整只手掌就盖住了左胸。而手心,就也触碰到了对男人来说并无用处的地方。

意料之外的,居然有类似心脏跳动的震动感。

木子洋嘴唇一挑,又记下,接着往下摸,腹部,再往下,就是......

“卜凡上校,要不你替我来吧,”木子洋一抬头就微笑着对卜凡说“毕竟我的手这么珍贵,要是发生了什么意外,这可就是联邦的巨大损失了。”

卜凡知道木子洋这是在故意戏弄自己,但他也不敢说系统评定未知物的危险程度是0和我们现在的科技足以帮木子洋再克隆出一只一模一样的手来,他知道这位博士经常戏弄别人,而且,他也确实挺好奇这个未知物的,于是他回答“好的,博士。”

于是,卜凡的手掌就代替木子洋摸到了未知物的腹部,接下来就是......

虽然那里什么都没有,平坦一片,但是看着那张好像在沉睡的脸,卜凡的身体就莫名其妙的开始发烫。

最后,军人的素养还是让卜凡继续着木子洋的命令,他继续往下摸,感受到的也是一片平坦,但是,表面的人体温度却好像可以把他烫伤一般。卜凡的脸更红了。

在卜凡准备往大腿的部位摸的时候,木子洋突然开口“还有更里面呢,卜凡上校。”

卜凡看了一眼木子洋,又看了一眼未知物的脸,他皱紧眉头,终于是摸到了那隐秘之处。

有东西!

也不知道为什么,卜凡就在没有给木子洋报备的情况下,按下了那个突起物。

突然,未知物开始发光,一种奇异却不刺眼的白光。

“这是怎么......卜凡上校!”木子洋反应过来“你做了什么?”

“博士,我,摸到了一个突起物。”卜凡认真回答,但双眼却看着未知物的脸。

“那你为什么不和我报备?”木子洋很生气,要是因为一个无心的举动发生意外怎么办。

“我......”

“编号,Pinkray0711,开始启动——”

那个未知物?!

卜凡和木子洋互相看了一眼之后同时看向那个突然发出声音的未知物。

他好像,要启动了。

“hello,world。”

不好意思我又开新坑啦~~~~(求轻打),这次的主题是我一直很喜欢的未来科幻,但是由于本人的科学知识程度仅到青少年百科全书为止,所以,要是有什么失误,请一定要告诉我啊(大哭)

这篇的设定呢,是无性别AI白金岳哦,感觉真的很适合我想要的那种感觉(开车的话,就是电流刺激然后岳的系统就会混乱导致全身痉挛,真的很棒了,流口水)然后洋是性格恶劣腹黑的新人类科学家,凡是老实巴交处男上校,(别看凡子这几章怂的很,好歹是一个上校,肯定有过人之处的)不知道看到启动的时候大家有没有觉得位置很眼熟呢?(偷笑)

希望大家喜欢!

这张!我真的!爱了!微博上小姐姐的动图!我仿佛看到了咻辉被压在床上的瞬间!(犯罪发言)

错位(现实向,不闭合三角,超鹅视角)

00

所以,有时候连人自己都看不清自己。

01

李英超在他16岁那年做了个重大决定——他!李英超,今后将成为一个练习生!

然后他就真的成为了,一个异常小巧的新娱乐公司的唯四练习生之一。在长达一年的练习生生涯中,他也认识了自己的三个好哥哥。

之后的事情可以说幸运,但也可以说顺理成章,他们火了——其实也没那么火,虽然很可惜没有在他们准备出道前参加的那个选秀节目中大放异彩,但好歹也算是让很多人记住了他们。于是,之后他们就被公司以ONER的团队名给推出了,并且迅速发行了他们的第一张专辑《过敏》。

过敏啊......李英超心想,我们当中过过敏的,好像只有我岳叔。对了,我岳叔什么过敏来着?小孩儿想着不着边际的问题,突然开始兴奋。我下次一定要好好吓吓我岳叔!

李英超一想到岳明辉无奈求饶的样子就按奈不住自己的作死之魂了。他悄悄起身,弓着身子,默不作声地向岳明辉的房间走去。

等悄摸来到岳明辉房门前,他却又听到了从不是很隔音的房间里传来的声音。

有节奏的碰撞,或许还夹杂着隐忍的粗喘。

我就说嘛......李英超突然觉得自己很无聊,随后是难以言喻的恼羞成怒,这个骚老头子!又勾引我洋哥!

02

李英超因为年龄最小,总是被其他三个哥哥宠着。

卜凡虽然看起来很凶,但是却是三哥哥中最会照顾人的——生理上,就像他岳叔说的一样——因为不会表达,所以选择行动。

李振洋是三个哥哥中最温柔的——尽管他老是打我,但是他却是那个最会在你需要的时候给你安慰的人,在你低落的时候逗你开心的人。真不愧是我洋哥!每次看到别人夸李振洋的时候李英超都恨不得把“骄傲”两个字写在脸上了。

而岳明辉呢?

骚老头子!

这是李英超对岳明辉最深刻的印象。

明明每天儿子长儿子短的叫我,却还在小自己几岁的我洋哥面前装嫩装可爱!恶心!

你看,他没说谎吧,这个骚老头子又来霸占他的洋哥了!真可恶!

房间里的声音似乎停下了,李英超恶狠狠地想,你看我不把你弄个大红脸我就跟我洋哥姓!

“岳妈妈!你在嘛?”李英超死死盯着门,就好像他能透过这个门看见什么似的,但是手上却轻柔而有节奏地拍打着,“我刚刚做题遇到不会的了,你现在方便教我嘛?”

屋子里传来一阵短暂慌乱的下床声,接着就是岳明辉那黏腻却带着点嘶哑的声音“啊,儿子啊,咳,这个,你等一下啊,妈妈刚洗完澡出来没穿衣服呢,我马上好啊。”然后就是厕所门被关上的声音。

“哦,那好,那我在门口等你。”温顺无害的句子被捏碎在了紧握着的手中。

03

其实岳明辉不仅老是勾引我洋哥,而且他还在明知道我喜欢洋哥的情况下,老是在我面前故意表现出他很懂我洋哥的样子,不管镜头前,还是幕后。怎么样!年纪大了不起啊!

李英超越想越气,看到岳明辉又在念叨着“哎呀,这个球已经坏了你知道嘛。”之类的和我洋哥互动,终于是忍不住了,佯装玩笑的说“坏了怎么了?坐一下怎么了?”并很嚣张地向他走去,他又好像十分宠着我似的无奈笑笑,然后靠的越来越近“闭麦!”并把已经站起来的准备阻止洋哥的他从背后抱住。

他现在好轻啊。

李英超在把他抱起来的时候突然想到,而且,现在看的话,他应该比我矮了,不知道为什么,李英超就觉得很开心。好像要展现自己的力量比岳明辉强似的,李英超又把他狠狠放下。

“你别这样,老岳他......”李振洋的声音有点着急,虽然是对李英超说的,但是他的整个视线都放在了刚刚跪在地上的岳明辉身上。

......果然是骚老头子!怎么样都知道吸引我洋哥的视线!

李英超的无名火又冒了起来,看我不惩罚你!李英超想着,既然你现在这么轻!那我就要让你背着我!好好受受累!

然后李英超就又紧紧勒住对现在的他来说变得有些瘦小的身体。

等之后,因为洋哥闯祸,而打算安抚受害者舞蹈老师的李英超,也跳到了舞蹈老师的背上,但是,他却只是松松地环着了。

04

我喜欢李振洋——李英超打心底里这么觉得。

毕竟他洋哥这么好,虽然眼光不怎么样,十分不怎样!但是他整个人都十分值得被爱。不论是性格,还是长相。而且他们俩还是官方cp呢!开心!

对了,他是什么时候喜欢上他洋哥来着?

那是早期的时候。

因为木子洋的长相冷漠,而卜凡的长相凶狠,所以有点怕生的李英超选择了和总是会对他微笑的岳明辉一起,而在慢慢的相处中,李英超也能渐渐和其他人相处了,这其中对李英超来说最特别的人,是李振洋。

这是因为,在李英超和岳明辉相处的过程中,他发现了李振洋对岳明辉来说很特别

然后,他就发现了,李振洋对岳明辉来说,到底特殊在哪里。

他们不是兄弟,他们是情人。

发现这件事的时候,他们还在那个选秀节目中。

那时候,不只他们四个,所有人在这个令人紧张的节目中都压力大到爆表。而他们四个还因为名气和年龄问题没有被大多数人关注,这让要强的四个人越发努力训练,而也因此,大家都瘦了不少。

那天是一次舞台的前夕,有的人选择加练,而有的人,却选择了放松,李英超就是其中一人。他不是自负,他只是知道自己有时候会太过紧张。所以他选择了漫无目的地散步去调节自己的心态。

就在他路过一条隐蔽的小路的时候,他看到了他的队长,和他的队员。

他们在拥吻,好像要用尽自己的力气与生命那样抱紧对方。

在那个时候,李英超就发现了他喜欢李振洋——因为他感觉到了,胸腔中的怒火,正凶猛的冲向了被李振洋亲得双颊泛红,眼含泪水的岳明辉。

这是背叛!

本来想一发完的,结果还是低估了自己对文章的掌控力(抽烟)

不知道有人看懂我写的什么了没(笑)感觉自己写的很混乱,难受(自闭)

最后,希望大家喜欢!

【卜岳】小仙女都是可以吐花哒!2(暗恋梗,单箭头)

04

其实,爱豆这个职业是一面天堂一面地狱的。而对于岳明辉来说,现在的地狱就是——睡眠不足。

并没有说岳明辉老了的意思。

只是之前作为一个在大家看来非常普通的理工男的时候并没有想象过爱豆们的生活——也可能是单纯因为不知道爱豆这个行业——所以在自己当了爱豆之后才会大呼“我们不一样!”

而今天,则又是累人而又睡眠不足的拍硬照的一天。

昨天的训练和工作又进行到了午夜,但是今天却又要早起,多么不符合科学依据的生活啊。岳明辉在造型师给自己做头发的时候想着,这样不行,我得找秦姐说一说关于员工人生健康的事了......。

“老岳,衣服来了。”工作人员拿着崭新的衣服向岳明辉走来。

旁边的另一个工作人员看到了,连忙拦住,向他示意“老岳睡着了。”

拿着衣服的工作人员上前一看,就看到了像是小宝宝一样乖巧睡着的岳明辉,他微微一笑表示理解,把衣服放到了旁边显眼的位置上,等待岳明辉醒来。

而岳明辉呢?他现在正在梦里和他那年轻的女老板据理力争呢。

05

岳明辉醒来的时候头发已经修剪好了,在戴美瞳的时候他还想,其实头发多也不是件好事,就像他,每次造型都要花比别人多半小时的时间。

戴完美瞳之后,岳明辉继续让造型师给自己弄头发,而博文也在自己面前拍摄着他所需要的物料。两个人围着自己转啊转的,不知道为什么就突然觉得有点烦闷。

这样想着,岳明辉又有点讨厌自己了,他连忙拿出手机打开了一场詹姆斯的球赛看,这才对着博文的镜头回以微笑,并好像想起来什么来,拉上了敞开的衣服。

再一回头,傍边的卜凡已经快要做完造型了。

看着岳明辉兴致不高,卜凡就很认真的对岳明辉说“老岳,你可以以后出本书。”

“是吗。”岳明辉好奇的看向卜凡。

“就告诉别人你发量为什么这么多,”说完卜凡也看向了岳明辉“书里就三个字——天生的。”

卜凡那宽大有力的手比出的一个“三”让岳明辉突然也觉得,其实头发多也还不错。

带着从心里发出微笑,岳明辉就继续看自己最爱的球赛去了。

这场比赛真好看。岳明辉心里想。

06

轮到岳明辉和卜凡拍摄了,已经造型完成的两人金光闪闪地走进了摄影棚。

棚里正放着爵士,岳明辉更开心了,可是他却没发现,他身后的卜凡已经悄悄拿到了连着蓝牙音箱的手机。岳明辉正笑着呢,只听音乐画风一转,变成了hip-hop。

“对卜起,我觉得这个比较适合。”卜凡向岳明辉摆了一个“drop mic”的姿势,看起来格外二。

“不是,凡子,你得先看看我们这身衣服啊,”岳明辉试图说服卜凡“咱们穿了西装是吧?那这就要代表了一种优雅啊,你要知道啊,hip-hop这种类型的音乐呢,随意,不能像爵士这样比较适合咱们现在这样的情景......。”

卜凡笑着,但是却也没把音乐换回爵士“对不起,我就是要听。”说着又想像上个小日常里那样试图用自己高大的身躯压迫岳明辉。

岳明辉这次却没躲,而是弯了眼睛又试图和卜凡讲道理。

就这么争吵了五分钟后,岳明辉打算让两人各退一步“那这样,咱们折中一下好不好?咱也不听爵士,咱也不听hip-hop。”

“交响乐好不好?”卜凡提议。

岳明辉听到这么个“折中”的办法笑了“交响乐?好!”

就这么莫名其妙敲定交响乐当BGM后,两人也开始了正式的拍摄。

07

拍摄嘛,肯定是以摄影师的要求为标准的,于是当摄影师说出“你们俩现在动作要一样。”的时候,岳明辉和卜凡也很听话的照做了。可是就在这么一个和谐的时候,两人发现——糟了!这个样子我露不出我帅气的左(右)脸了!

于是两人相视一笑。

卜凡提议“咱们一块往左看。”

岳明辉微笑着拒绝了卜凡的提议“那不行。”

眼看着两人对动作也有了分歧,摄影师就想了想,说“那可以镜像,两个人动作全都镜像也OK。”

听到这两人都不约而同的露出了自己的左(右)脸了。

拍了几张后,摄影师觉得很无奈,两个人就这么对着,找不出新鲜感啊。而这个时候,作为曾经是模特的卜凡则发现了摄影师的难处,主动站了起来,换了动作,岳明辉看卜凡动了,自己也跟着站了起来。

于是,两人就这么离得很近的面对面站着。

可就这么站着,也不行——岳明辉一直在笑。

怎么姿势还有点像结婚时候交换戒指宣誓那一part呢。想着,岳明辉就压不下自己的嘴角了。

摄影师不知道岳明辉怎么了,卜凡也不知道。他们就看着岳明辉一次次的想严肃起来都失败了,看着控制不住自己的岳明辉,卜凡突然觉得很可爱,也忍不住笑了。

岳明辉知道这样不好,他真的很想认真工作的,于是,他想严肃起来。在给自己又一次打气之后,他终于有勇气看向卜凡——卜凡的笑是非常温和的,他的眼睛就这么带着少年人的赤诚和成年人的温和,弯弯的看向岳明辉,而岳明辉在看到这样的笑容之后,更开心了。
他没办法,只能低下头,伸出一只手抵在卜凡的胸口支撑自己,好缓解那跳的过快的心跳。

拍摄就在这种摄影师艰难的找两个人都不笑的间隙中度过。最后也没找到一张适合这个主题的,但是——摄影师看了看照片——笑得真的很开心啊,摄影师想,不能用挺可惜的。随后就无奈地按下了删除键。

08

结束了拍摄任务的众人回了公司,岳明辉带着消不下去笑容去了录音室,兴奋的弹起了吉他。

“哎呦呼啦啦,我的小想法,盛开在仲夏开了花。哎呦呼啦啦......”

“咳咳咳!咳咳咳!咳咳.......”

一阵传不出录音室的咳嗽打断了青春活泼的音乐。

岳明辉双手捂着嘴,不知道为什么眼泪就这么突兀的从他的眼里掉了下来,重重的砸在了地上。

而随之掉落的,是从他指缝中逃走的,带着血丝的,粉嫩桃花。




大家好!我胡汉三又回来啦!(对卜起!!!请不要打我!)话说最近的小视频都好甜啊,我能怎么办呢?也只能发发刀子维持正常兄弟情而已(摊手)
话说在上一个小日常里,卜凡不断逼近岳岳的时候,岳岳忽然转换话题,看起来格外心慌(又是掉头的一天)只见一个弹幕飘过"试图挽回两个男人正常的情意",感觉到很好玩,来给大家分享一下,么么哒!